《病弱太子妃超凶的》转载请注明来源:冰火中文网bhzww.com

于是,几近是在孟十三浑身散发出缕缕冰寒之气的第一时间,他便看到大堂妹那绷得紧紧的小脸。

顺着孟十三的视线往上看,孟仁平看到主持得红光满面的金白昔。

金掌柜得罪大堂妹了?

刚刚?

就在他的眼皮底下?

他皱起了眉头。

与此同时,站在人群外,于楼梯处站着静静旁观的崔瑜微微勾起了嘴角。

他从后面小院到楼前大堂来,已有好一会儿了,从孟大小姐尚与颜华郡主有说有笑,到孟大小姐越听越不对劲儿而陡然变脸,他目睹了全程。

“你笑什么?”董宽也一同站在楼梯旁,他其实不知崔瑜为何有座椅不坐,非得站在此处看的缘由,也就是陪同着站着而已。

没想到站着站着,终南兄竟然笑了?

字谜不就是这么猜的么,要说难不难,要说易亦不易,有人答对,有人猜错,实属平常得很,有何可笑的?

他不明白,于是便问。

然而崔瑜却没想回答,他转身提步,也不继续看了,直接步过小门回小院楼阁。

“诶?”董宽真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只好追上,“终南兄等等我!”

就在崔瑜回后面小院,董宽追到后面想问个清楚的下一刻,孟十三再坐不住,起身同李照沁道:“敏敏,我先回去了。”

话落,便径直往大门走。

李照沁先是微微错愕,再是起身追:“夭夭……”

孟十三似是没听到,继续迈步迈得甚快。

她起身起得很快,往外走也走得很快,令所有时不时关注她动静的人,不管是公子还是小姐,俱都措手不及。

“阿姐?”孟美景第二个追出雀仙楼。

孟仁平随后:“世子,我去看看。”

李曜深并未太过关注孟十三,不过到底同是作为兄长的,都是有妹妹的人,孟十三无缘无故突然就要离开,且走得甚急,连他家敏敏都追了出去,作为大堂兄的孟仁平会着急,会想去看看,实乃人之常情,他自不可能不点头。

“下晌宝莱楼见。”点头之余,他不忘提醒酒诗宴之约。

“好。”孟仁平是第三个追出大门。

曾重屺、陆罗与丁蓝桉三人本来是已经齐齐站起身,但在见到孟仁平也追出去之后,三人掂量了一下,又齐齐坐了回去。

特别是陆罗和丁蓝桉,见到连曾重屺这样的外家表兄都没追出去,他们二人便更没有理由追着人家的表妹了。

再者,先是孟大小姐的手帕交颜华郡主,再是孟二小姐和孟大公子,一个是孟大小姐的亲妹妹,一个是孟大小姐的大堂兄,如何算都比他们仨更亲近,更合适追上去问到底发生了何事儿。

余明路亦同。

他也跟他们三人想的差不离,故而在见到孟十三忽然离开之际,他起身起到一半,便坐了回去。

他与孟大小姐的关系,尚达不到可以互相交底的程度。

“夭夭!”李照沁小跑着追上孟十三,在大门外拉住孟十三的手,“怎么了?怎么突然就要回去了?是不是金掌……”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临江渡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冰火中文网b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有花在野
【第一卷·末日将至·完】【防盗70%,有事会请假。】-本文文案-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听说,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堪称梦中情工。只不过……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进入消失的一号线,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长着鱼头的鱼人
言情连载279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