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突如其来的雪崩,令回程变得无比的凶险。

发生事故的当口,李玄都刚骑上马,打算轻装前行,好快些从塞外赶回京城。

马儿将将起步的时候,他便察觉到了雪山的颓倾之势,眼见着前方车马嘶鸣扬蹄,定襄郡主所乘的马车东倒西歪、门窗皆散落开,定襄郡主拽着车门危在旦夕。

他不是见死不救之人,见此情形纵马上前,将定襄郡主从车门处拽出来,谁料下一刻,山石便裹挟着雪块坍塌而下,救人的本能,使他一把推开了定襄郡主,自己则被大雪吞没。

再苏醒时已在回程的大马辇车之上,前有禁卫军黄罗伞开路,后有浩浩荡荡的龙武军压阵,一路向京城的方向急行而去。

李玄都只觉全身痛极,眼皮沉重,勉强靠自己的意志撑住了,再看向床榻之侧,阮春并不在,取而代之的是皇太后娘娘身边的内侍邓祖谦,在他的身侧,太医院的医令范文鼎正在审方,眼神锐利。

看陛下醒了,邓祖谦忙跪下问礼,得到陛下眼神的探询之意后,依旧跪着恭敬作答。

“启禀陛下,圣人知道您追着南安郡主到了雁门关外,昨夜又受了伤,勃然大怒,派老奴连夜来接应您——”

李玄都知道母后素来不喜赞赞,闻言登时便焦急起来,缓了口气,说道:“朕来边地,同南安郡主有什么干系?母后竟如此臆断!”

邓祖谦见陛下生了怒意,唯唯诺诺不敢再坑声,范太医素有敦稳的名气,见状从地上抬起头,拱手劝慰。

“陛下龙体有多处淤伤,右小臂扭伤,心肺皆吸入不少寒气,此时还发着高热,怒气伤身,不利于恢复啊!”

李玄都并非不分青红皂白之人,此时也不愿迁怒邓祖谦,左右不见阮春,便平复了心情,问起他来。

邓祖谦虽听命皇太后娘娘,可哪里敢不回答陛下的话,越发把头低了下去。

“……阮中官被连夜带回,圣人欲治其罪。”

李玄都的脑子里便嗡嗡作响了。

如果阮春都被传召回去问罪的话,赞赞此时若身在京城,母后也决计不会放过她。

他知道此时唯有尽全力赶回去才是正途,稳下心来,诘问范文鼎。

“朕只觉身心俱疲,手脚能动弹,可浑身酸疼无比,此症状几时能缓解。”

“陛下被埋雪下,是定襄王府的少将军领着人用手把您刨出来的,伤势虽重,万幸不致过于损伤龙体。臣已为您服下元胡汤,手臂也已复位,静养月余便不会再有大碍。”

李玄都闻言,心境方有一些疏解,再命驾车人快马加鞭,昼夜不停往京城奔去。

这一头圣人大怒,那厢定襄王府里,姜芙圆靠在大迎枕上,歪着头昏昏欲睡。

定襄王妃苏盈月坐在女儿床前,视线从她纤细的手腕上移到消瘦的脸颊,最后才停在女儿努力睁开的眼睛上。

“……你别一直冲阿娘翻白眼。”苏盈月扯了女儿的衣袖抹眼泪,晃一晃她,“是阿娘考虑不周,叫我的乖儿受了这么大罪——”

姜芙圆困的头点地,迷迷糊糊地应她:“说了多少遍了,我没翻白眼,我是太困了!您也别总拿我袖子擦眼泪,我马上睡了又不打算再换衣裳……”

她决定给自家娘亲一个了断,努力把眼皮撑开,正坐了起来,扶住了阿娘的肩膀,认真地看住了阿娘的眼睛。

“阿娘,我以后再也不出门了。至于肩膀上的疤,我是无能为力,您平日里又看不见,别总想着不就好了。至于二哥哥,您真的要把他绑在校场的武器架上,拿鞭子好好抽一顿——”

苏盈月听着、心疼着,摸摸女儿的小手,拍拍手背,看不够似的,“阿娘一定抽他——”

她说着,突然想到了姜持钧破裂的双手,继而思绪就转到了陛下的身上。

“阿圆,救你的那个人,他伤势怎么样……”

姜芙圆闻言,也不犯困了,将眉头蹙起来,眼睛的担忧与愧疚显而易见。

“……二哥哥把他从雪下拽出来,也许是被雪砸晕了,他手下的人天塌了一样,抢着抬着就上了车——阿娘,你说他会不会有事……”

苏盈月也跟着揪心起来。

可不就是天塌了?不当即派兵讨伐他们,都是圣主仁慈。

“阿娘,他救了我两次,可没有一次问我邀过功,我甚至连句谢字都没和他说——”姜芙圆越说越揪心,越说越难过,索性也不睡了,“阿娘,你说他若是因为我,落下了隐疾、残疾,那该怎么好?”

苏盈月踟蹰着,不知道要不要把封后的事情告诉女儿,转念一想,圣旨已下,再过月余就要举行典礼,到时候是无论如何瞒不住女儿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冰火中文网【bhzww.com】第一时间更新《青鸾越重山》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想静静的顿河
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面对这个大劫将至,九死无生的局面,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什么“天降玄鸟”什么“凤鸣岐山”,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回去等死吧!
言情连载27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长明烛
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黑石召唤者,坑嫂第一人,飞鸟集作者,头号南黑,玩花专业户,大阪少女杀手,乃木坂二代目火影,amazing教副教主,爱吃荞麦面的假面骑士,老年人的知心伙伴,真正的贝尔-格里尔斯,乃木坂动物园园长,温泉组第四人,笨蛋的补习老师,under救世主,乃木坂家长们的贴心小棉袄,北海道驱魔人,作死最多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康子的微笑守护者,赌神,乐器之神,画伯们永远滴神,当代李白,艺能界
言情连载84万字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文铱
【重生+年代+医药空间】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打压绿茶女、凤凰男,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
言情连载98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