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阴[无限流]》转载请注明来源:冰火中文网bhzww.com

老爷家的孙女,自然指的是夏蝉。

村口的老人自称是这个村子的村长,告诉他们来得不巧,老叶刚好出去打猎了,还没有回来,不过别担心,他会送他们去老叶家。

在路上,殷林和郑玉山从村长口中得知,他们的身份分别是夏蝉的丈夫和公公,夏蝉刚出嫁不久,特意带着丈夫来看望爷爷,公公则是不放心,送两个小年轻过来的。

村长的年纪很大了,这个年纪的老人总是絮絮叨叨。

他走在前面,带着几人从村子中穿过,一边用羡慕的语气道:“离开村子后再回来的人,叶家丫头你还是头一个,老叶好福气啊,不像我家那小子,去了镇上的酒楼当伙计,就再也没有回来。”

老人说起他儿子的事来就没个完,对这个儿子他似乎又是埋怨,又是自豪,说他从小二做成了掌柜,在镇上娶妻生子,但话里话外又抱怨他从来不肯带妻儿来看看自己,偶尔他自己过来,也是放下给他带的东西就走。

夏蝉几人耳朵里听着村长的唠叨,眼睛观察着村子里的情况。

村子里的房子都挨得很近,太阳快要落山了,大家基本都在堂屋里吃饭,他们每经过一户人家,里面的人都会扭过头来看他们,眼神浑浊又麻木。

村子的住的基本都是老人了,他们一路走来,还没有看见一个年轻人,就连四五十岁的都没看见,全是和村长一般七八十岁的老人。

有的家里还好些,老夫老妻互相搀扶着过日子,很多人家里就只剩一个,孤零零地坐在十分空荡的桌子旁。

看得出来,村子里的情况并不好。

乡下的老人,午餐通常都是随便对付对付,晚餐和早餐才是一天主要的热量摄入时间,他们的桌子上却基本都只有一个小菜碗。

碗里肯定不可能是肉,夏蝉猜测,很大可能是咸菜。

来到村子另一边的外围,村长将他们领到一间房子前,道:“我们这里的房子都不锁的,直接进去就是,老叶是下午进的山,可能最快也要夜里才回来,你们别等,先睡就是。”

门果然没锁,几人推门进屋。

屋子里一共三间房,中间那间是厨房兼堂屋兼餐厅,左右各有一间卧室。

见他们开始收拾带来的东西,村长嘱咐了一句有什么问题尽管找他,就离开了。

说是收拾东西,其实没什么可收拾的,进来的时候,罐子已经消失了,只剩下一个空推车。

他们将两桶水找了个角落放好,开始里里外外研究这栋房子。

和走阴人进来的情况与夏蝉之前进来时不同。

一进来,他们就拥有了身份,遇到的怪物看上去也很正常,并没有对他们展现出明显的恶意,进来的时间点也不是午夜。

殷林告诉过他们,恶灵的世界一般会循环重复一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他们滴了血的那张符咒会确保他们进来的时间点在一切发生之前,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准备。

所以真正需要他们注意的事情,此刻还没有发生。

夏蝉来到了屋外。

太阳已经落山了,整个世界昏暗下来。

这个村子位于一个盆地,四周都是山,十分封闭,天黑得也早,太阳隐入山后,村子的夜晚就开始了。

趁着还能勉强看得清,夏蝉抓紧时间熟悉着周围的环境。

只要不出意外,在离开这里之前,他们应该大部分时间都会待在这间屋子里。

村子里的房子,除了日常起居的屋子,通常还有几间偏屋,偏屋和主屋不相连,隔着一段距离,是用篱笆简单围出来的,上面盖着茅草顶,只能勉强遮风避雨。

她这个爷爷在屋后搭了四间偏屋,两大两小,小的两间是浴室和厕所,大的两间,都有食槽,应该是用来养牲畜的。

不过这两间偏屋内空空如也,食槽上落了厚厚一层灰,看上去已经很久没用过了。

看完这些,她又在周围转了一圈。

叶家的屋子,和村子里的其他住户隔着一段距离,这距离并不算太远,但和其余挤挤挨挨建在一起的屋子相比,就显得远了起来。

她还走到隔得最近的一间屋子前看了看。

不是她的错觉,叶家的这间屋子,比他们的都新一些。

周围的房子,墙板都开始有些发黑了,叶家的还是能看出木头原来的颜色。

回去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路基本看不太清了,屋子里只会更黑,殷林和郑玉山已经打开了准备好的手电,光线从窗户中透出来。

好在土路还算平坦,她顺利走到门口,撞见了刚好拿着手电出来的殷林。

“我还怕你看不清,准备去接一下你呢。”殷林从门口让开。

夏蝉从他身边过去:“我视力还可以。”

屋内,郑玉山正在为数不多的几个矮柜里翻箱倒柜。

“我们在找蜡烛。”殷林解释。

夏蝉劝他们别白费力气了。

“这村子估计很穷,我看外面没一户人家里点灯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竹里居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冰火中文网b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雾色纠缠

雾色纠缠

白鸟一双
★正文完结,番外ing~下本《孤独月亮》!☆强推好基友好文~破镜重圆《冬宜两两》by絮枳,小甜文《冬日特调甜摩卡》by葫禄,文案见下!★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先婚后爱|男主暗恋成真,微博@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雷厉风行,阴沉威吓,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从未失过分寸。在此之前,南城没人想到,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订婚前夜,酒吧里,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男
言情连载30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