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美又糊涂的前妻》转载请注明来源:冰火中文网bhzww.com

今日光照熙和,侯府的庭院不久前栽种了一棵桃树,没几日就开出花骨朵来,空气里都是桃花淡淡的味道。

沈朝珏着了身藏金暗纹的玄衣常服,墨发高束,衬得身段清瘦。

以前的时候,他的衣裳大多是鱼徽玉去衣料铺子置办的,那时鱼徽玉能清除记得他腰身的尺寸,如今已经模糊。或许早就不一样了。

第一次为沈朝珏量肩腰的尺寸,是要做喜服的时候。

鱼徽玉先和他说好,沈朝珏起身,她拿软尺绕过他的腰身,动作有点像要拥抱,又虚又轻,是有些不真实的拥抱。

两个人都很认真,低头专注着软尺上的记号。等确定好,鱼徽玉抬起头,头顶磕碰到他的下颌。动作不大,但鱼徽玉隐隐有点疼,她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去揉沈朝珏的脸。“怎么样?疼不疼?”

沈朝珏皱眉,挡开她的手。鱼徽玉内疚地说“我不是故意的”。沈朝珏越过这个话题,问她软尺上的寸数记下来没有。

很小一件事,鱼徽玉一直记得,觉得当时两个人都笨笨的,很好笑。

喜服拿去做,很快被做好,很合身,他穿红衣很明朗。因为没有得到太多人的支持,所以婚仪没有大办,只有少数人见过两人穿喜服的样子。但该有的仪式,鱼徽玉都问来了,那日沈朝珏少有的顺从,很配合地过完所有步骤。可惜父兄都没有来,鱼徽玉一直很遗憾,直至和离后,这种遗憾才消散。

所有由二人成婚而生的困扰都随之烟消云散。

沈朝珏身上的衣衫用料极好,锦绣精细,比几年前好上很多,这样的衣裳,显得他离寻常人更加遥远。

提起二人从前的关系,一些小事不由而来地忆起。

鱼徽玉对他的明知故问避而不谈,再度追问,“你来侯府究竟何事?”

她不欢迎他的到来,和离时就说好了不相往来。

“沈大人是来找我的。”

一道男声响起,开口的不是沈朝珏,声音是从鱼徽玉身后传来的。是鱼徽玉熟悉的声音。

鱼徽玉转过身,惑然地看着鱼倾衍,“找你?”

长兄同样不认可她的婚事,对她与沈朝珏的态度一向冷嘲热讽。如今她才短短离京半载,二人怎的就能谈到一起了?

“我们要商谈公事,有何奇怪?”鱼倾衍道。

二人同在朝中,总要抬头不见低头见,就算性情不合,也不得不为了公事共处,如此看来并无不妥。

鱼徽玉点点头,“既然如此,不扰你们正事了。”

虽说法通了,但鱼徽玉不免好奇起他们是怎么缓和关系的。

鱼倾衍和沈朝珏性情都是极其淡漠的人,更不是会主动示好的人。二人之间有隔阂,又不得已一起处事,还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鱼徽玉对沈朝珏有爱慕之情的事是二人还在国子监的时候传出的风声,起初家里人问过,只当鱼徽玉是临时起意,没有多放在心上。

家人中对沈朝珏了解最多的人是鱼倾衍,他与沈朝珏是一同京考的,又是伯仲之分,鱼倾衍自然对沈朝珏有所了解。彼时还嘲讽过鱼徽玉,像她这样不学无术的人,竟然会对京考状元起心思。

鱼倾衍接触过沈朝珏,知道些沈朝珏的性子,断定沈朝珏不会搭理鱼徽玉,便没有放在心上。

平远侯心中一直有良婿人选,对沈朝珏的家世难以入眼,听信旁人的话觉得沈朝珏是看中了平远侯的势力,更是对沈朝珏嗤之以鼻。女儿虽有几分任意,但鲜少忤逆过家里。

本以为鱼徽玉三心二意惯了,过几日就会打消念头。可平远侯没有想到,女儿竟然铁了心到了非嫁给沈朝珏不可的地步。

平远侯不认这门婚事,直言只要鱼徽玉敢嫁,日后侯府不会再认她这个女儿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风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冰火中文网b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天鹅梦

天鹅梦

穗雪
【下本《今天也要谈恋爱》求个收藏~】跳芭蕾的仙女x玩艺术的京圈少爷谢堰时是A大出了名的校草。程以蔓跟舍友...
言情全本48万字
饲蛟

饲蛟

上灵
这条上天入地,为天道钟爱的龙,此刻正毫无所觉地昏迷着……蛟想:也许千万年来他所等待的化龙机遇就在今日。——只要吃了他!可……为什么每次他想张嘴偷袭总能被对方抓个正着?
言情连载11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蜕月
桑萤穿到了反派老巢,她的身份是仙盟派来的卧底,活命全靠苟。魔门严查奸细,上一个卧底的脑壳已经在城门上挂了三天了。执法堂例行巡查,她眼看就要暴露,脑海里突然响起系统的声音。【宝贝,吃瓜吗?】【你面前这个......
言情连载3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