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笔为念念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冰火中文网b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白泽眯了眯眼睛:“如果我说不行呢?”

顾惜:“她中的是蛇毒,晚了毒入心脉就难解了。”

白泽:“你如何得知?你与下毒之人有牵连?!”

顾惜摇头:“我不会害她,至于我如何得知,这是我的事,二公子不需要关心。现在我只想救人。”

白泽也没心情与他周旋,直言道:“我如何信你?”

顾惜:“她所中之毒乃是红腹花蛇毒,中毒之人脚腕处会有一圈红色圆环,二公子找人验下便知。”

很快,白泽的人从里面出来,对着白泽耳语了几句。

白泽望着顾惜,冷冷地说:“如你敢害她,我陵国兵马哪怕踏平离晋王宫也会抓到你抵命。”

见他直接说出阿涂所中之毒,白泽也知道现在除了信他也没别的办法,他在警告顾惜之后便让开了身,让人进去。

顾惜先检查了下阿涂的伤势,裙角之下的脚腕已经肿的老高,因着疼痛难忍,床上的人即使在昏迷中,冷汗也不停的冒出,汗珠直接打湿了身下的被褥。

望着眼前的女郎,他忍不住在心里毒舌了居:“为了争个郎君,把自己弄成这样,你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啊?!”

他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他从身上拿出一柄短刀,如果阿涂醒着的话,她定会认出,这个刀便是雅集上见到的那把镶满宝石的匕首。

姜衡见此,便想上前阻止,却被身旁的姜祈一把拦下。

只见顾惜小心地用匕首割破了阿涂的脚腕,将先把毒血挤出来一些。然后又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将药粉洒在了伤口上。

阿涂只觉得自己的头昏沉沉的,眼前是一片浓厚的迷雾,她走了很久,却怎么也走不出眼前的迷雾,正当她想要放弃时,一个小哥哥出现在她面前,递给了她一把黄金匕首......

等阿涂醒来时,已是晚间。

碧桃打开房门,对着守在屋外的郎君说道:“女郎醒了。”

见门终于打开,几人立刻冲了进去。

阿涂的脸色好了很多,此时正靠在引枕上养神。

白泽上前一步问道:"阿涂,可好些了?“

阿涂点头说道:“嗯,好多了。”然后转头看向屋内的其余几人,又开口说道:“阿涂失礼了,让诸位担心了。”

姜衡:”阿涂妹妹好了就好,你放心休养,你中毒之事我定会帮你查个水落石出。”

阿涂:“多谢。但是不必了,我自己的事儿自己查便是。“她的目光略过众人,然后停在了一个陌生中又带有几分熟悉的人脸上。

顾惜站在人后,见她望过来,只是笑了笑,并没说话。

阿涂扯出一个笑容,对着他说道:“看来这次又是我欠郎君了。”

顾惜挑了挑眉:“女郎客气,我欠女郎的应该也不少。”

迎着阿涂疑惑的目光,顾惜也不解释,只笑笑不语。

白泽没想到阿涂与顾惜竟然是旧识,看向他的目光更加深邃了几分。

等到几人出了房门,白泽伸手拦住了顾惜:“相师大人,可否借一步说话。”

白泽客套道:“今日有劳大相师了,不知我有何可为相师做的。”他自幼习的是帝王之道,从不相信有人会平白帮自己,尤其是对方也是是个上位之人。

顾惜坐在他对面的榻上,低笑了一声:“二公子客气了,我与阿涂女郎同修习观星之术,我救她只是因为我们甚是投缘罢了。”

他面上真诚,心里却嗤笑道:“我又岂会拿她的生死做交易。”

白泽并不意外他如此说,世间知己难求,阿涂也是少见的能力卓绝的相师,顾惜有惜才之心也属正常。但是现在阿涂是离晋贵族眼中刺,他也不认为顾惜会因为一句“投缘”便会伸手帮忙。尤其是,他们都知道,此事定然与王后有牵连。

想到此处,白泽淡淡地说道:“我还有一事不明,望相师大人帮忙解惑。”

顾惜:“请讲。”

白泽盯着眼前之人,平静地语调中透着探究:“相师大人可与有狐一族有旧?”

听到他的问话,顾惜垂下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中的神色,低头喝了口热茶后才说道:“不曾。”

隔着氤氲的茶气,白泽觉得眼前之人面容都模糊了,但是他的轮廓却与自己记忆中一个郎君重合了起来。

白泽:“那日离晋王生辰日,我第一次见相师大人便觉得熟悉。回来后我想了很久,才想起来,我曾有个故人,她曾给我看过一幅画像,画像中人与相师大人有几分相似。”

记忆中那个也叫阿涂的小女郎昂着头指着一幅画像对着尚且年幼的白泽说道:“泽哥哥,这个人你要记住,以后遇到他就躲得远远的。”

“为什么躲他?”

“他不仅嘴巴刻毒,还很会骗人。”

“他欺负过你了?”

“那倒没有,他不是我的对手,但是你就不一定了。他那人很会迷惑别人的,家里的长辈都被他骗了,你别也被他骗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

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

妖妃兮
人设:斯文败类小疯批X温柔娴静女主简介:(全文存稿放心入坑,使用指南简介下)沈映鱼死后才知道,她是话本里的恶毒女炮灰。她生前是权臣男主的假阿娘,自他幼时便不断对其各种折辱,待他权倾朝野后,第一个没放过的便是她。重来一世。她望着家徒四壁,还有眼前的漂亮少年,记起自己的结局。她决定,改邪归正!在她努力下与男主关系好转,日子过得也满意。后经媒人介绍了个有志青年,正打算合计一起过日子,却频发意外,似有何处
言情连载26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