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面的谈话声还在继续,但都是些无谓的争执,林越舟没有听到最好奇的部分,二人便不欢而散了。

临走前,她又检查了遍脚底,确保已被帕子擦净,没有留下任何足印,才悄无声息地从洒过水的后院出了去。

从方才所听内容来看,江掌柜因妻子重病,急需银钱,恰逢老东家出售酒楼以备返乡。尤二就是在这时候找上门的,以高价银钱相许,让江掌柜不与兰秋续契。

而他们争论的点也在此,估计尤二当时以为只要晓风楼不与兰秋续契,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把人撬过来,谁料碰上个硬茬,现在又反过头来赖账,让江掌柜帮他处理此事。

要她讲,这尤家二公子的品行可真不怎么样。

她晃了晃脑袋,加紧步伐找了家成衣店,换上一件身量差不多的紧袖厚袍,又将头发冠起,在快打烊的脂粉铺中买到一种鲜少有女子使用的黑粉,涂抹上去均匀地黑了一个度。

她曾答应过唐管事,若日后在酒楼做事,为了防止被人认出,需扮成男子模样,现在她要去见兰秋,自然不宜被他见到女装打扮。

除此之外,她还买了两份酒肉,找酒肆掌柜讨了张信纸,简单落笔几行话,才心满意足地朝六长街走去。

到了六长街,她没直进甜枣巷,而是先去了大娘的香椒铺。铺子半掩着,后院有些轻微响动,大半是要准备关店了。她探头探脑地将一份酒肉放在柜台上,并将信纸压在底下。

信上简单地感谢了大娘,还阐明自己认错了人,自己二叔父确叫兰秋无疑,但并非甜枣巷所住这位,世上重名者甚多,没想到自己也遇上了。今日自己已寻到二叔父,便不再多加叨扰,聊备酒肉,以谢大娘。

完成这桩事后,她提着余下的一份酒肉往兰秋家走去。

也是奇怪,在兰秋眼中,是林家不愿与其续契,想来尤家给的酬劳定然丰厚,他又为什么拒绝?可惜,尤二只顾着发脾气和一味地威胁江掌柜,都没讲清楚对方拒绝的原因。

透过门缝可以看到木格子窗上还有烛光摇曳,她这才放心大胆地敲响大门,口里压着声音讲道:“兰师傅在家吗?我是唐管事派来的,想与您聊聊续契的事。”

里面半晌没有回应,正当她以为兰秋不愿与林家人相聊时,门后又传来话语声,“聊什么?不是瞧不上我的手艺吗?”

声音浑厚,还夹杂着一丝不满与怒气,林越舟继续压着声音解释,“这里面一定存在误会,我带了些酒水,兰师傅不妨开个门,我们坐下慢慢谈。”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兰秋,四十出头的年纪,一张不苟言笑的脸,下颌未留胡须,连青茬都看不见,是一副极为干净利落的模样。

就是这眉眼之间看着格外倔强,她心道:对方瞅着可不太好说话。

她提起手上的油纸包和一壶芙蓉酒,笑道:“听闻兰师傅别的不爱,就好一口芙蓉酒。这是今日店里的最后一壶了,上天也眷顾我,让我给买到了,兰师傅可别辜负上天的一番心意啊。”

兰秋的眼神只往酒壶上落了两下,不言语地将人引入屋子。

屋子如人,收拾得干干净净,正中摆着一张四方大木桌,她顺势将东西放下,人却依旧站着,等着一言不发的兰秋开口。

兰秋似无意为难她,见人干站着不坐,还是开口道:“你坐下,我去拿两个碗来。”

林越舟估计对方还是看在这壶酒的面子上,才愿意坐下一谈的。

等碗拿来,她极有眼力见地给对方满上,并把油纸包的酱肉打开,好声好气地讲道:“我们唐管事也是刚接手晓风楼,许多事并不清楚,稀里糊涂地就出了差错。像您这般好手艺的大师傅,管事的怎么可能舍得放走呢?”

“原没说不要您,不知哪里就听岔了,居然没跟您续契。管事的今天核定名单时才发现,他又忙得走不开,这才派了我来,说是不将您请回去,我也不必回去了。”

兰秋半信半疑地盯着对方,几碗酒下肚才蹦出一句话来,“你是谁?唐管事怎么派你来,不派江掌柜?”

见他不肯轻易信人,林越舟依旧不慌不忙,“我原是唐管事手下一个跑腿的,之后会在酒楼里做事。管事的本想叫江掌柜来的,但江掌柜家中有要紧事,很不得空。您放心,我说的话都是唐管事的意思,不会再出差错的。”

不大的屋子里浮动着淡淡酒香气,芙蓉酒味淡,但余韵绵长,适合慢慢品味。可此时显然不适合如此,林越舟只稍稍抿了一口,便留心着兰秋的一举一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冰火中文网【bhzww.com】第一时间更新《女匪爆改京城女富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危酒
多个世界已完结,可宰!日六,偶尔加更。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晋升快穿部部长时,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神豪养崽系统。于是,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世界一:震后孤儿(完)原男主威胁小可怜,想让他身败名裂,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世界二:娱乐圈假贵公子——在逃太子爷(完)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石油大王叫他侄子,牧场场主叫他少爷?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
言情连载23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绿豆糕真好吃
【租客:002】【姓名:小野寺玲子】【体力:5】【智力:5】【魅力:9】【每日所需缴纳租金:666日円或每日扮演家政妇角色(已缴纳)】【每日所产出金钱收入:5000日円(已结清)】【租客愿望清单:】【1.希望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X)】【2.希望能把女儿接到东京来一起生活(X)】【3.在东京能找到可以依靠的人(已完成)】…………人在东京,躺平收租。独自在外的打工的未亡人妻,离家出走的心碎美少女……
言情连载3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