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土兵裹雪而亡,地上流了大滩泥水,泛着土色的黄和驱动的白,触角而漫,仿佛一滩红糖水,黏黏糊糊的,未死的蚂蚁土兵翻涌而入,填入其中,裹成了一只只蚂蚁糖葫芦,金光发亮的爬上王乾的身,飞雪舞过,再一眨眼,王乾连同那滩泥水,混着蚂蚁土兵一起不知所踪。

周覃的步子也停了。

沈务知道,周覃若想他留,他便走不了,即便他面戴首领的鹰面,挥手千军万马,蚂蚁土兵为他出生入死,也在劫难逃。

王乾也是知道,所以在飞雪划破手心,血现的刹那,嘴硬口上出,退堂鼓脚上留。什么粗鲁,什么打架,不过是绝对实力面前的真心话。

至于周覃为何放他走,沈务觉得,应是那张布告的原因。先前应她夺法牌,不过许了个荒诞的诺言,道是聘礼,她是信不得真的。此番放他走,许是他在国师几弘膝下,对于“天子”命格,早有耳濡目染,且甚为抗拒,不过借她由头,莫负了恩师教诲,莫负了剑下一救。

她也承了这“莫负”,走到此,却遭人摆了一道,真是可恨之极。

飞雪停了,疾风也息下,跪地村民松了一气,互相宽慰,相顾看着首领,不知所言。飞雪虽利,却未伤及村民分毫,不过,土块没了,他们的土石部落,也因此亡了,亡部落者在此,正是他们的首领,但他嚣张肆意,亦可呼风唤雪,骇得他们骂不得,打不敢。

“放我下来吧。”这般抱着,属实不雅,何况村民面色悲凄,见他二人,更似烧人房子不爽,还要在东家面前吆喝的混蛋。

周覃看她一眼,也不强迫,将她放下后,垃圾囚犯退去,恢复了本身,兀自脱下首领的大黑袍,露出了里内的绿色袖衫和黑色马甲。

左长老歇了气,听着声音,抬眸看他,突的瞳孔一缩:“首领……您的脸……”他颤颤巍巍的,举起斑黄的手掌,“你、你是谁?你并非首领,你将首领藏于何地,是何处置了?!”

周覃抬起手指,抚了抚高挺的鼻梁,嗓音疏离道:“问不得我,你得问七日前,来此寻物什的怪人。”

“怪人已无踪迹,我何处可问?”左长老被他的事不关己气到,胸口闷胀,“你无可抵赖,便休要推脱,想我三百子弟,杀你一人,不成问题,小伙子,就算不为自己活,也请为你旁侧女子着想。”

“问不了别人,那就问自己。”他屈膝半蹲,修长的骨指捡起地上的鹰面,大拇指按住中指,松了一下,弹的响了一声,“鹰面取下,是何下场,左长老年纪大了,忘事不记,请便问问右长老,是否还记得。”

左长老捂胸口的手一僵,目光看向一旁的右长老,见他背硬着,五指拳紧,不肯说话,那便是记得牢了。村民们都心知肚明,情不自禁护住鹰面,面面相觑。

首领丢了鹰面,露出了里内的血脸符箓,和土块对视后,他和蚂蚁土兵一样,变成了只会压人吃血的土块。

这是土石部落的弊端,无人敢泄露,于是周覃欺诈,也骗不来答案。

只是恐吓住了他们,对周覃更怕一分,左长老再是生气,也只得一句干巴巴的:“我们于你无有冤仇,你骗我们在先,毁部落在后,先后分明,皆是你的手笔,但你厉害,无可厚非……罢了罢了,部落已毁,多说无益,勿再生端,你且离去吧。”

“左长老海量。”周覃笑了一下,放下手中鹰面,他看向左长老,一脸诚恳,“不过,左长老应该高兴,不是吗?”

摘下鹰面不会变成土块,只有和土块对视才会。土块围住村民,世世纠缠,外人能进来,村民出不去,他们和村民讲述外界的繁华,物尽国度,华灯长夜,儿孙满堂。

村民听来,羡慕极了,羡慕的,不想他们离开,只想留下他们的阅历,细细道来。如今土块没了,乃是外力摧毁,和村民无关,先辈留下的诅咒该翻页了,左长老心一怔后,放下了捂住胸口的手掌。

他们得以离开。

沈务想明白后,知晓村民口中怪人,就是王乾。

这倒不足惊奇,惊奇的是他们寻找法牌碎片的速度,竟会远远快于她。

许是她断足自愈,耽搁了时间。但这都不足以否认,这个世界上,的确有比她的外挂更厉害的人。

三张法牌碎片都已被夺,要想再寻回来,是得废些心力了。

不过,眼下更为重要的,是她的身份问题,在周覃面前,已好似一张白纸,被灯光照的通透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冰火中文网【bhzww.com】第一时间更新《七天法牌》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欠金三两
原名《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预收《不要靠近师尊》女师男徒重生文《论如何迫害大师兄》疯批圣父男主《是妖怪就不可以吗》收下各种男配妖怪《你有白孔雀吗》性格古怪白孔雀追不到的火葬场——本文文案李弱水穿书了,系统要她攻略那个温柔贴心、笑如春风的男配路之遥。她做好了准备正要开始演戏时,猝不及防被这位温柔男配用剑指着。李弱水:?他慢慢凑近,唇角带笑、语气兴奋:你是如何知晓我名字的?看着他袍角的血,她觉得有必
言情连载72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弃太子成为虫母后

弃太子成为虫母后

白荔猫
(快穿万人迷训狗大师轻松系爽文《都说了我很娇纵了》求收藏)(推一推基友刀尾汤的大女主爽文:《登基,从穿成外道女修起》)■■夏国太子长青此生有三件憾事。一是天生神童,却母亲早逝。二是幼年受尽万千......
言情连载13万字
穿书八零,对照组后妈拒绝内卷

穿书八零,对照组后妈拒绝内卷

甜糕猫猫
【感谢大家支持,防盗比例80%】宋时夏靠着灵泉空间发家致富,她厌倦了枯燥乏味的有钱人生活。直到有一天自称是“拯救女配”的系统告诉她平行世界的宋时夏想要跟她交换人生,她交换后发现自己成了八零年代嫌贫爱富的对照组后妈。同样都是当后妈:重生女主斗极品、甩渣男、夫妻和睦,赶上风口创业,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她”在女主的衬托下人见人嫌,势利眼、嚼舌根、好面子还爱跟人攀比,沦为邻居嘴里的笑柄,最后还因为苛待孩子
言情连载6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