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身在f班的同学没有参与主题曲mv录制的资格,初喻基本上只去走了个短暂的过场,扮演的角色是abc班同学在热血激情跳舞时面朝天空放纸飞机的背景板。

对初喻来说,镜头少并不是什么坏事,乐观点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嘉奖,因为任务越轻代表压力就越小,他可以自得其乐地缩在角落里当蘑菇。

然而到了现场之后才发现自己想多了——当背景板一样累,其他班的唱跳录了多久他们就站着等了多久,而这种被强制性聚集在一起又没有任何事情干的情况对社恐来说是最致命的,前后左右都是人,一人一口二氧化碳就可以把呼吸不上来的他给闷死。

何况他在f班一个熟人都没有,唯一一个稍微熟点的付寒松都在二次评级考核中回到b班继续他和太子爷小白花的三人修罗场剧情了,剩下初喻原地进入待机模式了好久,然后发现待机也没用,他快没电死机了。

活气逐渐消失了,死气逐渐涌上来了,而一旦初喻感到自己健康阳光的人格要裂开了,他的精神状态就岌岌可危了。

【我说大家都靠得离我那么近,多多少少是不是有点暧昧了。】

声音不大,创造神话,广播一响,震耳欲聋。

初喻惊奇地发现挤在他身边的几个练习生心有灵犀一般都迅速退开了一大圈,衬得独享一片广阔土地的他像个皇帝。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理,但是好好好,他总算能正常呼吸了。

其中一个f班的同学五味陈杂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初喻不明所以,但由于他的精神状态还没回调过来,那位同学下一秒就收到了广播回应。

【看我的时间足足长达一秒,是不是暗恋我?】

同学咻地一下扭回了头,瞬间跳离他八米远,但是弹跳发射的过程中没忍住笑出了声,把初喻笑得一头雾水。

还没等初喻享受这突如其来的私人空间多久,工作人员就来通知他们去录mv片段了,初喻电没充够,死气沉沉地跟在队伍最末端,录制的中间还稍微出了点小插曲——

由于他的动手能力和化妆能力烂得堪称卧龙凤雏,刚折出来的纸飞机还没飞出去几厘米就凭着反冲力迎风糊了他自己一脸,导致镜头里他整个表情都是凌乱的。

后期这个场景被坏心眼的节目组剪辑后放在了mv录制的花絮片段里,果不其然引来弹幕一片哈哈哈哈哈。

【纸飞机袭击人类场景实录】

【一种很新的回旋镖】

【初喻翻完白眼后一脸死意的样子太对味儿了,就是这个精神状态哈哈哈哈】

【我看到他对着纸飞机自言自语了,有没有人解码他的口型在说什么】

【好像是“连你也跟我作对”】

【怎么听上去一股恨意啊哈哈哈哈哈】

“……”

我还是挺厉害的。

丢完脸回去宿舍休息的路上,初喻平静地跟脑内系统唠着嗑。

年纪轻轻,仅十九岁就学会了如何通过折纸飞机来制作回旋镖。

我是说有没有一种可能,我就是那万里挑一的天才?

系统慈爱地用意念摸了摸初喻的狗头:“不要胡思乱想,绝无这种可能。”

等到回了宿舍之后,初喻脱掉外套换完衣服刚想一把子往床上躺下,没过两秒就传来了开门声,他提不起力气睁眼睛,凭耳朵辨认出是荆研和谢满两个人的声音。

他们俩在进门前似乎就一直在聊些什么,看见趴在床上睡得安详的初喻后还特地放低了音量,但由于宿舍空间太小,谈话的内容还是清晰地传到了初喻的耳朵里。

“……走了,他原本跟我一个班,我在主题曲练习的第二天就没看见他过。”说话的是被分在b班的谢满。

“真走了?”荆研有些吃惊。

“嗯,听说是黑料被人扒出来了,早年因为聚众斗殴进过局子……网上都骂疯了,待不下去了。”

“那营里现在就剩下99个人,到时候一公分组该怎么安排啊?”

“不知道,不过分组三个人四个人的也没差,还能少个竞争对手。”

“那个退营理由你听谁说的啊?大家不是都没有手机吗?”

“你真当所有人都这么老实啊?就我所知有好几个偷偷私藏违禁品的,我们宿舍算很乖的了……”

谢满说到这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地,瞥了初喻一眼:“这家伙的化学实验还没做吗?”

脸朝下趴着眯得正香的初喻警觉地睁开眼。

【他怎么知道我想做化学实验的?】

旁边压低声音谈话的两人:“……”

原来没睡着啊。

他们说的内容初喻有印象,确实评级考核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少个人,但世界上的人类那么多,多一个少一个都不能影响他的社恐,所以也没放在心上。

但是谢满的话提醒了他。

他可以用蔚绍那老登的好感度去买化学实验用具大礼包呀!现在练练手,到时候去天桥上卖艺还能多个绝活,这种学术型杂技不比贴手机膜赚得多。

“还惦记着你那破天桥生活呢?”系统感受到他的突然雀跃,手上的原著书翻到一半就一阵头疼。

未雨绸缪。初喻在心里回答。你在看什么?

“在看原剧情走到哪了……宿主,小说在这里确实走掉了一个无名无姓的小配角,然后,节目组安排了一个新的练习生空降作为补员。”

系统说到这里,声音渐渐严肃起来。

“而这位突然到来的练习生,将会成为全书最大的恶毒反派——没错,就是他背刺你给递刀、他搞事你给拉闸的那位。”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冰火中文网【bhzww.com】第一时间更新《i人练习生发疯到一半被读心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大国崛起1980

大国崛起1980

大江流
【安利完结文《大国制造1980》】【每晚9点更新】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锅炉》上,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设计落后,水平低劣,质量堪忧,服务差劲,在业内成了著名“臭老鼠”!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谁能解决问题,谁来当厂长!许如意:我能啊。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从臭老鼠成为
言情连载36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想静静的顿河
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面对这个大劫将至,九死无生的局面,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什么“天降玄鸟”什么“凤鸣岐山”,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回去等死吧!
言情连载27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