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扮男装,穿成男频爽文炮灰后》转载请注明来源:冰火中文网bhzww.com

萧小河晃晃悠悠回去的时候阿翠几人已装扮完毕,大家局促不安地站在原地,新衣服称不上华贵,但做工用料也是这个小村落的人未曾拥有过的,不免觉得惶恐。

萧小河彻底清点了一下人数,总归十三个人,其中只有阿翠一个有着孕的青年女子,有四个幼童,三个老人,还有五个带病、带着残疾的中年人。

在王忆之与铁向褴的装扮下,十三人皆焕然一新,从潦倒落魄的难民变为了阀阅人家的小厮,个个燕人打扮,乍一看还真看不出什么错来。

与王忆之和铁向褴的相处让阿翠十分局促紧张,见萧小河归来才轻轻舒了一口气,她也能看出来,萧小河根本与玉兰柔情殿没有干系,无论她是何人,能冒着如此大的风险从耶律盛手中将自己救出,那定不是坏人。

“多谢姑娘搭救,阿翠无以为报,待阿翠将孩子生下,必侍奉在姑娘左右,以报今日之恩。”阿翠大着胆子走到萧小河旁边对她道谢。

萧小河打量着阿翠,她散乱的头发被粗疏地编在了一侧,目光之中的惊惧淡淡安定,身上的浅绿襦裙搭配着白袄,简单又不伧俗,手上带着金镯,头上插着金钗,万俟家族一贯满身金玉的张扬作风,无论是车夫还是仆从皆是如此,萧小河越过阿翠向其他人看去,果真人人身上都挂着金,王忆之此次想的还真是周到。

“日后的事儿日后再说,一会儿将你们送去个宅子,到时有官兵搜查上门,莫理也莫问,只说你们是守在万俟家的奴仆,其余一概不知。”萧小河笑道。

如今的萧小河心情很是愉悦,连带着整个人都如沐春风,阿翠心下感激不尽:“那姑娘是何人,我日后又要如何去寻姑娘呢?”

“以后我有什么事我让王忆之与你们联络。”萧小河指了指不远处与铁向褴傻笑的王忆之,“认准他的脸,其余人一概不理。”

“好。”阿翠看向了王忆之,认认真真地盯着他的脸,她从小到大没念过书更不识字,脑子也不灵光,爹娘去的早,稀里糊涂地就与刘二虎成了亲,又稀里糊涂地有了孕。她怕脑子笨记不住王忆之,只得仔细地瞧着,把他长相刻在心里。

王忆之被这道灼热的目光盯得脸唰地一下通红,他连忙咬住了牙,让自己在风中吹歪的笑脸看起来没那么狼狈。

铁向褴奇怪道:“什么好笑的事儿你倒是说呀,怎么说一半闭嘴了?”

王忆之咬牙腹语道:“没什么好笑的事儿。”

“你不对劲。”铁向褴狐疑地看着王忆之,“你刚才笑得不挺开心?”

王忆之拿胳膊肘子捅了一下铁向褴,面上依旧冷静无比。

阿翠将王忆之上下看了三遍,随后冲着萧小河点了点头,示意自己记住了。

阿翠扭过头的那一刻,王忆之终于长舒了口气。

“我晓得了!”铁向褴被王忆之捂住了嘴,却还是低声道,“是不是阿翠那姑娘看你你害羞了?”

“哪有!”王忆之挺直了腰板,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着谎话,“我方才不过是脚下抽筋,如今好了,你莫要多想。”

铁向褴盯着他通红的耳朵,摸摸下巴笑着逗他:“说来也怪,怎么这阿翠姑娘偏偏看你这么久,转头又与将军说些悄悄话,难不成是看上了你?”

“那可不行啊,人家怀着孩子,你们要是成婚了,你们老王家人不得把你俩杀了?”铁向褴暗含讥讽,他与萧小河时刻一心的,当年王家把先夫人赶跑,铁向褴纵使心里觉得拉拢王家并无坏处,嘴上却依旧不饶人道。

王忆之既没听出讥讽也没听出这是铁向褴给他挖的坑,实诚道:“怀着孩子如何了?直接给他们把孙儿孙女带去,偷着乐去吧!”

铁向褴闻言哈哈大笑,一副王忆之上当了的神情:“还说你不是害羞!你小子可真行,连日后成婚都想好了!”

王忆之这才意识到上了当,急得直跳脚,当即与铁向褴拉扯起来。

“姑娘,这公子……如今多大了?怎跟个小孩一般。”阿翠担忧道,也不知这样的人靠不靠得住,他们倒是无妨了,莫要连累了眼前的姑娘。

好好的公子,就是脑子不太好。

萧小河一点也不觉得丢脸,因为丢的是王忆之自己的脸,她笑道:“他脑子有点问题,小时候落下的病,一般时候无碍,有时候会发作,你就当瞧不见就行。”

阿翠搭在一侧的麻花辫微微弹起,仿佛和阿翠一起吃了一惊:“这病可严重?”

“不过是被驴踢倒了脑袋,虽不大好,不必介怀。”萧小河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苍山非海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冰火中文网b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