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作家填坑游戏》转载请注明来源:冰火中文网bhzww.com

在苏何举枪的瞬间,温雨就知道他的目标不是自己,因为苏何枪口对准的方向是自己右侧耳朵的旁边,联想这周围的情况,不难猜到或许是什么东西意图攻击他们,所以苏何才试图杀死对方,但温雨不得不在意苏何的眼神。

那是一种饱含杀意的疯狂的眼神,而且那眼神最终落脚的地方,温雨可以百分之百肯定是自己身上,虽然那样的眼神随着枪响一同迅速消散了,可是温雨还是忍不住浑身战栗了一下。

“诶呀呀!”苏何装的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收起了枪支,走到温雨身边,捡起被他打落的虫子,“幸好我在外面顺手捡了把枪,不然你可就要受伤了!”

温雨皮笑肉不笑:“是吗?不过你是在哪捡到枪的?这东西应该难弄吧!”

似乎为了显示友好,苏何居然将那把枪递给了温雨:“是不好弄,可能我天生运气比较好吧!进入这个古墓之前,正巧碰到一群死去的盗墓贼,也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个个缺胳膊少腿的,幸好留下的装备还算好用,正好我呢,没什么厉害的绝杀,天生体质又弱,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这不是拿把枪为了防身吗?”

“这样啊,”温雨语气间有些讽刺,“那你可真是幸运!”

苏何十分“真诚”地笑着回答:“可不是吗?我也这么觉得。”

在直觉上,温雨觉得这个苏何十分有问题,可在行动上,除了那个一闪而逝的眼神之外,苏何又再正常不过,温雨暂时没有办法,只能按捺住内心的想法,暂时和苏何为伍。

树上那条路是行不通了,苏何也察觉到温雨不想理他,于是干脆也没商量,一言不发跟着温雨走,他似乎心情不错,脸上挂着笑容,嘴上还哼着歌。

这种气氛下,反感的人有一下没一下哼着歌,怎么看都讨厌的要死,温雨皱着眉头,有些不高兴,闷着头随机选择了一个靠右的方向往前走,一直走到岩石边缘。

眼看着前方就是悬崖,温雨不得不停下脚步,她刚转过身子,就看见苏何那张几近妖媚的桃花眼里的杀机,莫名的,她有一种感觉,如果不是她转身及时,或许苏何就会将她推下去。

“怎么办?没有路了!”苏何十分震惊,似乎还有些害怕,“我恐高,我们要不回去吧!”

温雨盯着苏何冷笑了一声,仿佛在说“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温姐!”就在两人有种微妙的僵持的时候,陈易之的声音突然传过来,他似乎十分兴奋,蹦蹦跳跳地走了过来,“太好了,我都要吓死了,幸好碰到你了!这是谁?新朋友吗?”

温雨还在纠结要如何介绍苏何的时候,后者倒是十分主动:“我叫苏何,也是一名作者,我也是幸好,碰到了你们,不然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陈易之十分自来熟,立刻和对方勾肩搭背:“放心吧!我们温姐可厉害了,我们还有两个同伴,不过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尤其是欧阳姐,她还……”

苏何露出十分担忧的表情:“欧阳?那是谁?”

陈易之喋喋不休地说起来:“欧阳浅,她也是……”

温雨跟在陈易之和苏何后面,看着两人几乎是紧贴着聊天的样子,不由叹了口气,这孩子似乎缺点东西。

老实说,在发现自己独自一人的时候,温雨想过最坏的结果可能就是单打独斗,等到苏何突然要加入自己的时候,她就在想多个心眼子防备对方也没多难,现在好了,直接来个缺心眼的陈易之,直接将难度瞬间提升了数倍,真是夜防日防,家贼难防啊!

温雨摇摇头,又想到陈易之之前直接将蜘蛛扔到自己脸上的事情,觉得这家伙说不定能发挥自己特有的倒霉加持,让苏何“知难而退”,她的心情瞬间由阴转晴,完美自洽。

虽说人生对她一直不太友好,但却让她在这些经历中逐渐拥有了“小强”精神,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补偿了,虽然这种补偿并没有人期待拥有。

温雨正胡思乱想着,就听见陈易之似乎发现了远处的山体之间有一个不小的隧道,她心说到底是新出厂不久的眼睛,就是比他们这些经过长时间电子产品摧残过的要好用。

苏何十分谨慎,又说自己在现实生活中学得是土木工程,研究方向正巧是桥梁与隧道工程,刚好能够预判一下眼前这个看起来似乎加工得十分粗糙的隧道有没有坍塌的风险,在他说出一系列专业术语以及多次暗示自己是top2毕业后,陈易之对他的崇拜之情简直溢于言表。

看见这一切的温雨暗暗给陈易之贴上“极易轻信于人”和“保不齐会背叛”的标签,然后不动声色地跟在两人身后。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任满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冰火中文网b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危酒
多个世界已完结,可宰!日六,偶尔加更。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晋升快穿部部长时,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神豪养崽系统。于是,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世界一:震后孤儿(完)原男主威胁小可怜,想让他身败名裂,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世界二:娱乐圈假贵公子——在逃太子爷(完)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石油大王叫他侄子,牧场场主叫他少爷?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
言情连载23万字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有花在野
【第一卷·末日将至·完】【防盗70%,有事会请假。】-本文文案-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听说,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堪称梦中情工。只不过……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进入消失的一号线,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长着鱼头的鱼人
言情连载279万字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