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进斗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冰火中文网b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热水顺着霍璟博的脸颊往下滴落,白皙的皮肤微微泛起了红。

男人的俊脸阴沉至极,豁地站了起来,盯着商满月,眸底翻滚着波涛骇浪,周遭的温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降到了冰点。

商满月难得不甘示弱地与他对视着,她挺直腰板,梗着脖子,除了眼眶微红,气场架势一时居然没输。

“霍璟博,你的臭钱我不稀罕了,离婚协议书我会重新拟好给你,是个男人你就利索点签了,我们去把离婚证领了,从此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光道,再不相干!”

她将水杯重重放回桌面,不顾霍璟博铁青的脸色,昂首挺胸,头也不回地踩着高跟鞋离去!

身后,霍璟博的手一点点攥紧,手背上的青筋一一暴起。

十几秒后,办公室的门突地又被推开。

霍璟博头也不抬,冷笑讥讽,“商满月,你现在知道错已经晚了……”

然而他没等来商满月一贯低声下气的道歉,而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惊叹声音。

“兄弟,我没看错吧?刚才你家的鹌鹑小媳妇居然化身霸王花,泼了你一身水,还要和你离婚?啧啧,这真的是商满月吗?还是我昨天晚上的酒没醒啊?”

他拍着自己的脑门。

即便他刚才躲在门外看了全程,他仍旧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霍璟博抬眸,冷冷地看着来人。

男人长相俊美,一双桃花眼上挑,让他多了一丝雌雄莫辨的美色,眼神迷离,总是一副深情款款的架势。

他是陆今安,霍璟博的发小,陆氏集团的太子爷。

霍璟博抽了纸巾擦干脸,用力揉成一团,丢入垃圾桶中,不以为然冷哼,“不过是欲擒故纵罢了。”

陆今安摸着下巴,一副不认同的样子,“我看不像,都动上手了。”

商满月之前闹离婚,最大的阵仗就是一声不吭回娘家,却只待了不到半天,见霍璟博压根儿没有去接她的意思,自己寻了个借口又灰溜溜地回来了。

哪儿像这次这样,又是离婚协议,又是请律师,又是正面刚,这一出出戏,直接把他看爽了。

“你个单身狗懂什么,打是情骂是爱,她是在和我撒娇!”霍璟博面无表情地纠正。

陆今安:“……”

哪个女人撒娇这样撒的?

作为混迹女人堆的情场老手,他敏锐地察觉到商满月的变化,刚才她泼霍璟博水时的眼神,分明是带着浓浓杀气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丹青落
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肥章掉落,谢谢大家的支持~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他一回家,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
言情全本23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102万字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