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水前望,远处亭台飞檐翘角,层台累榭,高耸入云,如在画中。但见四周春色满园,花团锦簇。岸上景象倒映入水,伴着船桨荡起的涟漪轻轻晃动着,仿佛误入幻境般令人目眩神驰。

言黎负手站在船头,静静地打量着这里的一切。

今日她穿的是一件颜色活泼的豆绿袍衫,袖子也不甚规矩的卷起搭在小臂处,腰间挂着的藕荷色香囊随风轻轻向后晃动着,隐约能瞥见布面上的几针刺绣模样。

春和景明,琼楼玉宇,彩舟云淡,少年春衫薄。

此情此景明明合该是副闲适慵懒的模样,却不知从何处张牙舞爪的弥漫出一点杀气。这股凉意如春雨般密密的席卷而来,竟让人下意识地升起些胆颤。

乘船人按了按船桨,远远望向这位少年天下魁首挺拔的背影,心中不禁暗暗赞叹:不愧是阁主亲点的人,果然不一般。

船内,温知行尴尬的和以黑巾掩面的弓影对坐着。他看着她没甚表情的脸,只觉浑身奇痒无比,无论怎么调整姿势都坐不住。

女人睨他半晌,冷冰冰道:“别乱动。”

看着她腰间锃光瓦亮的长剑,手无寸铁之力的温知行哪敢反抗,闻言只好弱弱的“噢”了一声,小心翼翼地蜷缩起身体,将求救的目光默默投向了言黎。

救我呀……救我呀……快来救我呀……

没人知道,此时的言黎心里有多么崩溃。

云霁阁,云霁阁,里面的院落亭台还真修的像在云中一般高大!高也就罢了,竟还处处是水,平时只能靠坐船来往四处,根本施展不开脚步!!她既没有船,船夫又都是云霁阁的人,怎会任自己差遣?到时候要是打起来根本没地跑没地躲,更何况还得时刻关注着温知行!!!

依言黎看,这云霁阁阁主是个十足的揣奸把猾之人。将云霁阁设计成一幅外表繁荣内里却“险要”模样,这样一来,就算是有心进来捣乱坏事,也会因为无处可下脚逃跑而被云霁阁中的侍卫瞬间抓住。

可恨!狡猾!可恶!

温知行在背后注视了她许久都没见言黎回过身一次,他呆呆地想了想,又将脑袋垂了下来,努力避免和弓影的视线接触。

别看我别看我别看我……

言黎正观察着周边地形,暗暗琢磨该从哪逃走更好时,船已悄然靠岸。

遥遥望去,几名女子正守在码头处。为首的那个面笼一白色薄纱,看不清真实面容,头上绾一精致发髻,看着倒像是鸟雀展翅欲飞的形态。她身穿水蓝色大袖纱罗衫,小臂处拢着一淡粉披帛,瞧着倒像是壁画里的仙子了。

待停稳后,船舱里的弓影起身走到她身边,彬彬有礼道:“女侠,请。”

见她走了,温知行连忙也跟着蹿了出来站到言黎身侧,二人一起下了船,黑衣人紧随其后。

在看到蓝衣女人的头发后,他愣了下,旋即喃喃道:“惊鹄髻,厉害啊……”

言黎也对这个从没见过的发型有点好奇,见温知行知道,她便立刻小声追问起来:“什么髻?”

“惊、鹄、髻,”他耐心的一字一句重复了一遍,又将两只手抬高举到脑袋上比划比划,侧头悄声道,“很难梳的,要用起码一个时辰。能梳成这样,真的很厉害。”

头上梳着繁琐发髻,身上穿着华美衣衫的,会是云霁阁那位神秘的阁主吗?言黎缓缓侧目,将视线落到了那女人身上,意味不明的扬了扬眉,摸向腰间刀柄。

现在出手,胜率又能有几分?

她正兀自琢磨时,身边弓影冷冰冰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叶女侠,这是剑霜,与我同为阁主随侍。剑霜,这是叶隼女侠。”

……原来不是阁主啊。

言黎迅速切换心绪,笑眯眯的冲着剑霜一点头,“剑霜姑娘,你好。”

虽然看不清面前女人的脸,但剑霜露出来的眸子却是极为灵动。她弯了弯眼,声音轻快道:“叶隼大侠,久闻大名啦,今日终于得以一见,果然英姿飒爽、气质过人。”

“去霞音厅吧,”弓影说的话依旧简洁且毫无情绪,“阁主吩咐的。”

阁主?言黎悄悄将耳朵竖了起来。

剑霜看看弓影,笑眯眯的向后退了一步,让道:“女侠,小郎君,请。”

霞音厅内,细碎阳光透过云纹金丝楠木窗进入屋内,跳跃着落到正中的桌旁。这时,桌下忽然横插出一只靴尖伸入阴影中,将那一小块光点吓得忙不迭逃回了门外。

言黎收回脚,看了看正抬手给自己倒茶的剑霜,眉眼一弯,“多谢姑娘。”

“不用客气,”剑霜放下茶壶,转而笑盈盈托起下巴,满脸憧憬道,“早就听说叶隼大侠威名,今天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呀!瞧着就是人中龙凤的模样呢!快让我挨挨,也传给我些宝气过来,让我也沾沾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冰火中文网【bhzww.com】第一时间更新《一刀逢春》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伏吱
【日更,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比较随机,但是日更,有事会请假!】苏宜年穿书了。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豪门老公,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参加综艺,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五岁继子身份不明,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并且根据书中情节,娃综过后,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刚从无限游戏中厮
言情连载38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大国崛起1980

大国崛起1980

大江流
【安利完结文《大国制造1980》】【每晚9点更新】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锅炉》上,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设计落后,水平低劣,质量堪忧,服务差劲,在业内成了著名“臭老鼠”!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谁能解决问题,谁来当厂长!许如意:我能啊。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从臭老鼠成为
言情连载3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