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夏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冰火中文网b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难过之下,邹承白一心想要再见乔倩儿一面,问个清楚。现下听着乞丐说能引路,想见乔倩儿的愿望就越发强烈了。

“你可曾见过一个外地女子,”邹承白比划了一下,“带着一个这么高的男孩?”

乞丐本以为还要费上一番口舌,不想这瞎子这么容易就上了钩。于是忙道:“是前几日住在路口那家客栈的吗?”

邹承白一听连忙点头。

乞丐哪儿见过什么外地女子,他不过是瞧见邹承白从客栈出来,顺着他的话说而已。

邹承白却听不出其中蹊跷,忙问:“你可知道她们去了何处?”

如不是如此慌乱,但凡冷静下来想上一想,邹承白也会知晓,此刻他的打探会有多么可笑。可此刻他根本想不了许多,甚至还生出了一线希望,一线找到乔倩儿找到明卓的希望。

乞丐当然也看出这公子是有病乱投医,于是挺着胸膛,用力拍了拍,“那公子可是问对人了。”

“你知?”

“那日那女子从客栈出来,要寻马车,是我帮的忙,她还给了我银子呢。”乞丐说的有鼻子有眼,邹承白更笃定他说的是真的。于是心中最后的谨慎,也消的无影无踪,只着急着追问:“他们去哪儿了?”

“他们,”乞丐眼睛一转,“去了新松。”

“新松?”邹承白皱了眉,乔倩儿在盛京出生,父亲离世才跟随母亲去了盛京附近的乔家镇。她连连州这般大些的地方都未去过,又怎么会去新松,那更偏僻的地方呢?

乞丐叹道:“我听那女子说,她相公有病在身。她听人说新松有了郎中,专门能治他相公这病。”

原来倩儿是去为自己找郎中的!

这话一出,邹承白心中愤怒,全然褪去。只剩下自责和愧疚不能自已。

“公子,那相公不会就是您吧?”乞丐佯装突然发现般问道。

此前对乔倩儿的坏,做了种种猜想和怨恨,此刻的邹承白只觉无地自容,羞愧的低下了头。

“夫人还没回来吗?”乞丐问道。

邹承白点了头。

“最近新松闹匪,”乞丐慌了,“不会,不会遇到危险了吧?”

邹承白大惊失色,“这可如何是好?小兄弟,你此前说可为我引路,你能陪我去新松找我娘子和孩儿吗?”

“只是,”邹承白有些局促,“只是我现在没有银子给你,但只要找到我娘子,她定会重谢你的。”

乞丐面露嘲笑,这根本就是个傻子。嘴上却颇为难道:“新松啊,我本以为公子是想去哪个铺子的。”

“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我来平新也有些日子了,家里人见我久未回去,定会来寻。到时候少不了你的银子。”

乞丐一听,他还有家人在此?

让他家人寻回去,那他不就白忙活了吗?

于是道:“既然如此,我就陪公子走这一趟吧。”

“公子且在这儿等着,我去找辆马车。”

“你身上有银子吗?”邹承白实在不好意思,连雇马车都要仰仗一个乞丐。

“公子放心吧。我有法子。”

说完乞丐留下邹承白离开了。

他在路上瞧见西南军营的侯爷一行,在街上搜匪,有些心虚,绕了半个时辰才带了马车回来。

“公子,上车。”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天鹅梦

天鹅梦

穗雪
【下本《今天也要谈恋爱》求个收藏~】跳芭蕾的仙女x玩艺术的京圈少爷谢堰时是A大出了名的校草。程以蔓跟舍友...
言情全本48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