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门前是非多》转载请注明来源:冰火中文网bhzww.com

萧恕是景帝的儿子,而风逐正是当今风统领的儿子。

当年景帝还是宁王之时,风统领便是他的近身护卫,自幼伴景帝一起长大。而之后,他的儿子亦是陪伴着萧恕,一路至今。

自幼相识的情义,对萧恕的心思,风逐还是能猜得到几分的。

风逐笑得意味深长,道:“沈姑娘在厨下忙活,刚刚才回去休息。”

“谁问你这个了。”萧恕复把书卷打开,又随手翻了几页。

风逐看着那本倒了个头的书,努力憋着笑。“那殿下既然不想知道,属下也就不多嘴了。”他又行了个礼。“那殿下今日还要在属下的帐篷里休息吗?”

萧恕投以他一个‘不然呢’的表情,风逐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可沈姑娘又不住您的帐篷了,您何苦跟属下挤在一处呢?”

俩大老爷儿们挤一张床,这可真不是啥好画面。

“什么意思?”他刚刚不是还说,她已经回去休息了么?

风逐眼见萧恕的神色带了几分急躁,忙解释道:“您白日里头不是让沈姑娘出去吗?那殿下的金口已开,沈姑娘自然也不好再回帐篷里头休息嘛。”

“属下刚刚过来的时候看到她的马车里头有亮光,好像准备歇在马车里头了。”

真是个倔脾气。

萧恕心中暗暗叹了一句,随后甩了书卷了帘子出去。风逐接起那本闲书看了看,摇着头自言自语。“殿下啊殿下,喜欢人家姑娘你就直说嘛,这么别别扭扭当心被别人抢了先。”

夜未央,朗月皦皦悬于夜幕之中,夜风饶不止,摇曳着树枝扯出连绵的暗影。

萧恕站在不远处,马车里头映出沈清晏的人影,她坐在里头,手中翻着书页显然还未打算休息。他走了几步,忽又发觉马车旁的树上有个人影,当下便止了步子。

在树上的人正是十一。

萧恕心中忖了忖,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他走回自己的帐篷合衣躺到榻上,鼻息间隐隐嗅到了一股子梨花的味道,像极了她身上的味道。

他睁开眼睛,只觉心中更加烦躁。

风扬起帘子,几许夜风窜进帐篷里吹得烛火摇了摇,若得帐篷内明暗变化几许。

萧恕没了睡意索性也不睡了,自顾端坐到矮桌旁,拿起公务文书开始继续处理。

夜幕消散,晨光渐起,林间鸟语婉转传来,帐内的蜡烛燃了大半,蜡油滴落结成一个长条。

他端起摆着的凉水喝了一口,正谷欠起身洗梳就听得外间风逐来报营中有刺客。不多时,十一便抱着失去知觉的沈清晏入了帐篷。

萧恕未及多想,令人让白鹭过来亲自照看,待知晓她并无大碍之后方同风逐一道去事发之地查看。

“殿下,沈姑娘就是在此处遇袭的。”风逐指了指一处地方,“据沈姑娘的护卫说,他以石子为暗器打伤了那名刺客,属下已经命人搜查了。”

萧恕看着那处地方,离马车并不远。昨夜有十一守夜,以他的身手寻常刺客想要近沈清晏周身三尺都是很难的一桩事,可为何就会在这几步之遥处遇了袭?

他抬头看向原本停放马车之处,见那车驾已经被烧成了一堆黑炭。

风逐注意到他的眼神,连忙解释道:“据沈姑娘的护卫说,待他将刺客击伤之后,这马车不知怎么就烧了起来。”

萧恕神情严肃,又道:“刺客拿住了吗?”

“拿是拿住了。”风逐的声音里透着为难,“就是找着的时候,人已经死了。”

萧恕只觉得心中一阵烦闷,面上却是波澜不惊,开口让风逐将他引着去看那具尸体。尸体躺在一处树下,脖颈有伤,神色平淡似是自行引颈就戮一般。

风逐从一旁守卫的人手中接过了纸张一角,递给萧恕道:“这是在刺客身边发现的。”

萧恕接过来,指腹间稍稍摩擦了下纸张,不禁道:“又算计我。”说罢,拂袖离去。

风逐不明白自家这位殿下从何时开始就这么沉不住气了,从前他即便心里再不舒服,要发火也都是关上门了再甩脸子。

可今日这一出,他有些闹不明白了。

萧恕甩了脸子走在前头,风逐便也一道跟了进去,这二人一前一后进了帐篷正赶上沈清晏方方醒转,白鹭正端着盏汤药准备伺候她喝。

沈清晏见萧恕冷着脸进来,想着他多半已经猜到这一出是自己施的苦肉计,当下便决定一路装死了。所以,她直接放下了手中的药盏子,当即便对萧恕行跪拜大礼。

他看着她,她依旧是那一张看不出神色的表情,就好像是戴了一张假面具在脸上一样。萧恕很生气,没头没脑地生着气。

萧恕冷着脸半天没喊起身,风逐见着屋里头跪着的一众人,稍稍咳了一声。

“起来吧。”萧恕自顾走到一旁坐下,风逐退了几步,边退边冲着白鹭与十一使眼色。他们二人看向沈清晏,见她亦点了点头,这才一道跟着风逐退了出去。

待屋里头只余了她与萧恕之后,沈清晏便又行到了萧恕面前,重新跪下,等候萧恕开口。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八斤六两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冰火中文网b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恃宠

恃宠

臣年
【实体已上市,详情见微博@臣年年年】【同系列文《骄宠》,古书画修复师x书香世家贵公子,隔壁可看】1、秦梵被称为古典舞界的宝藏级女神,一身玉骨软腰,天生就是为了舞蹈而生。冷颜系脸蛋美得明目张胆,大家都以为她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没有男人配得上。直到网上爆出来秦梵与一头银蓝发色的年轻男人携手同游。视频中,公认的人间仙女秦梵主动跳到男人身上,上演亲昵考拉抱后,还抵着额头索吻。大家万万没想到,仙女居然喜
言情全本74万字
破云2吞海

破云2吞海

淮上
那些窥探的触角隐藏在互联网浪潮中,无处不在,生生不息,正逐渐将现代社会的每个角落淹没至顶。“深渊中隐藏着庞大、复杂、根深蒂固的犯罪网,‘马里亚纳海沟’远比警方所知的更加深邃,却又近在你我身后——”津海市公安局新来的吴雩温和懦弱、寡言少语,对来自严厉上司的刁难毫不在意,只想做个按时领工资混饭吃的背景板。没人知道这个年轻人有一颗被毒枭重金悬赏的项上头颅,和曾经深渊屠龙的少年肝胆。本文人设灵感见原文第1
言情连载139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叮,您的金手指已上线[快穿]

叮,您的金手指已上线[快穿]

往生酒
逆改天命救世统统都不是问题。立意:不论大爱和小爱,都是爱。洛尘为了渡劫成神,开始穿越小世界帮执念者完成心愿。逆改天命?拯救末日?洛尘表示:幸好我自己就是金手指!
言情连载60万字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木兰竹
晋阳唐国公府有一对双生子。哥哥李世民身强力壮武艺高强,弟弟李玄霸自出生起药不离口。时人都称,双生子有奇妙的心灵感应。唐国公府二公子李世民证实,传闻是真的。在被李玄霸心中的惊人之语数次惊得面色大变后,李世民和双生弟弟商量。“阿玄,你知道你稍稍集中精神,哥哥就能听见你心里说什么吗?能不能别集中精神?哥哥不想听。”远近闻名的光风霁月病弱公子李玄霸:“我不。你不满,你也说啊。”身体健康,但精神力没李玄霸这
言情连载10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