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拔女官的事情交由敏妃处理,也是因着这事众人们才想起陛下虽然将方大人流放却未牵连到敏妃与其膝下两位皇嗣。

如今六殿下失势,五殿下又不得圣心,朝中的各方势力开始逐渐偏向江既明,毕竟其生母丽妃可是这些年来恩宠不断。

对于朝中的议论,沈月辞并不在意,毕竟已经知道结果的事情无需去多掺和,更何况她此刻更关心的还是离开京城前往幽州的宋时微。

是夜,宋时微将桌上的蜡烛吹灭后忽然听见窗户旁有响动,仔细辨认,那呼喊她名字的声音还有几分耳熟。

“时微,时微!”沈月辞的声音从狭小的窗户缝里传出,见着宋时微起身过来,她这才将窗户推得更大些。

此刻的她全靠着沈清衔的手臂支撑着,宋时微见状赶忙握住沈月辞的手将其带进屋内,沈月辞转头询问还挂在外头的沈清衔:“你是想进来还是在外头等我?”

“好了就喊我。”江逾白足尖一点便飞到一旁的树梢上,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沈月辞就无法再看到他的踪迹。

她轻轻将窗户合上,转身对着宋时微关切地问道:“这一路上可还好?”

“不必担心,我一切都好,不知为何,自从离开京城后我觉得格外轻松。”宋时微浅浅一笑道:“谢谢你,月辞,谢谢你帮我这么多!”

“不必如此客气,等过几个月流言散去,我再想办法接你回来。”

“再说吧,我这些日子想定了许多事情。”微弱烛光倒映在宋时微的双眸中,显得其格外忧伤:“你可还记得那次在火场中,我曾气愤于他听见我的呼救而置我于不顾。”

“可那日见面时他说他并未听见我呼喊他的名字,可他若是真没有听到,又怎么会如此笃定我只是喊了他的名字未曾说过其他的话。”

“说不定……”

宋时微还是第一次打断沈月辞的话:“可当我质问他时,他说是你同他说的,可这事我从未与任何人说过。”

“但那次坠崖时,他拼命从刺客手中护住我,让我觉着我似乎能再相信他,相信他在危难之中不会再抛下我,可后来我拖着他到村庄时,因着腿伤他真的好似换了一个人,阴晴不定的样子让我害怕。”

“回去之后,我想了好一阵子这才决定与他和好,可如今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又变成这样,如此反复,我已经不知道该不该信任他。”

“时微,虽然我不知道这件事情为何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但是我能确定江沐风对你是真情实意的。”

宋时微并没有接话,只是默默看向一旁微弱的烛火,凤轻轻拂过那烛火便剧烈地摇摆着,好似随时要熄灭般。

“月辞,其实我心中一直有个疑问,为何每每我与江沐风发生矛盾时,你总是如此地坚信他一定心中有我,我总是能隐隐感觉到你希望我同他在一块。”

“我…我……”沈月辞根本不知道该作何回答,总不能说是因为原书中就这般写的,她仔细想了想回道:“因为他能给你幸福。”

听到这个答案,宋时微自嘲一笑道:“因为他的身份远高于我,所以我嫁给他哪怕是侧妃也是我的福气。”

“我从来没有这般想过,我由衷地希望你能开心。”

“我知道的,我这话不是在说你,你、语柔、乐冉还有岁歌都是与旁人不同的,能与你们相识一场我很高兴。”

沈月辞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听着时微的语气倒像是在道别一般:“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打算回京了吗?”

“起码这一年以内,我是不愿意再回来了。”宋时微缓缓起身走向窗户:“其实宋知瑶与邱珍频频针对于我,就是担心我抢走那些所谓属于她们母女的东西,本该属于宋知瑶的好姻缘。”

“以及我对于她们的反抗更加激怒了她们,不过现下的我对于这事已然不在乎,我相信凭借我这双手我能握住更多的东西!”

宋时微借着缝隙看向窗外,眼神比往日更加坚定,在离开京城之前她已然送了份大礼给邱珍,相信她到幽州不久后便能听到消息,如此也算是为母亲报仇雪恨,这也是为何她要到幽州一年的原因。

只是宋时微知道沈月辞向来是心善的,这样肮脏的事情她不希望月辞知道,同时她也不想破坏月辞对自己的看法。

沈月辞见她有如此决心很是高兴,原以为时微会因为这件事情抑郁不振许久,没想到她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坚强许多。

“我在幽州悄悄开了家福至酒楼,你在那边若是有任何需要我的地方随时去找他们,还有乐冉也给岁歌写信让她在幽州多照拂你。”沈月辞想了想紧接着嘱咐道:“你遇到任何困哪一定不要自己憋在心里,找我或者去找岁歌都成。”

宋时微被她这一番话说得鼻尖发酸,眼中含泪:“这段时间以来,你一直都在帮着我,可我除了谢谢外却什么都帮不了你。”

“别这般想,若是我遇到险境你也一定会护着我的。”沈月辞看着说话间突然发起呆来的宋时微问道:“在想什么,这么入迷?”

“我想我上一世一定做过许多积福积德的好事,这一世才能遇到这么好的月辞。”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冰火中文网【bhzww.com】第一时间更新《误把偏执暴君攻略后》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女王不在家
叶天卉上一世也曾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如今托生在这七十年代,却成为香江豪门被滞留在内地的真千金。豪门无亲情,来往皆利益,她来到这花花绿绿的香江,别无所求,只求吃点好吃的。她挽起袖子准备开干,捞钱!暴富,吃起来!********叶家那个被狸猫换太子的女儿从内地回来了。香江上流圈子聊起来,谁不一声感慨,这女儿自小养在内地不曾管教,如今初来乍到香江,怕不是土得似番薯。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叶立轩教授,出身
言情连载25万字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桑沃
言情连载454万字
娇生惯养六阿哥(清穿)

娇生惯养六阿哥(清穿)

维修李师傅
【每天0点更新,9.15号入v,入v当天万更~】胤祚一开始以为自己拿的是路人npc剧本,发现自己有系统之后以为自己拿的是起点男主剧本。但在清朝生活了十几年后,他悟了。原来他拿的是团宠种田剧本。*因时空乱流,胤祚和一个来自一千年后的系统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绑到了一起,直到濒死时刻才真正激活了系统。系统能量和国运挂钩,国运越强,能拿出的物品就越多,拿出来的物品越多,他英明的老爸和那一堆能干的兄弟就能让国
言情连载80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72万字
月港

月港

喜福
简介:【18号入v,入v当天万字更新~】唐月舒是家族里最叛逆的那个,家里铺好了一条锦衣玉食的路,让她能当上风光的富太太。她一声不吭跑去巴黎留学,家里停掉了她的卡,没吃过苦的大小姐第一次......
言情连载8万字
产科男护士穿进豪门生子文

产科男护士穿进豪门生子文

麦成浪
【每天中午12点更新】[本文是生子文,会生孩子]曾经的海王受*永恒的闷骚老古板攻郁南当了几年产科护士,他打死也没想到,他接生过无数个宝宝,此时居然要自己生!他穿越了,当晚就和人一夜春宵,没想到竟怀孕了。郁南看着B超单,久久没有回过神,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下蛋公鸡,公鸡中的战斗机。刺激。不料单子被一个看起来又帅又矜贵的男人抽走了。那男人阴着脸,将单子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男人:“打掉。”郁南:“伤身
言情连载40万字